W正以耐人寻味的目光环视整个客厅,缀着各种繁复刺绣与意味不明的符号的地毯,一只毛色润滑的猫正无忧无虑地舔着放在地毯上的骨瓷中的牛奶;镶满海螺贝壳的螺旋形楼梯[1],楼梯的扶手上盛开着各种娇嫩花朵,花瓣上犹滴满露珠,据说每天有10个仆人悉心照料这些生长在异处的植物;可以看见朝阳与潮汐的落地窗,窗边的轻纱像是绚烂的晚霞弥补了这个城市终日灰暗的遗憾,也改变了W心中对未来的诠释。“也许将来我也可以在这样的屋子里度过一个安逸闲适不用思索业务为何物的下午,不过,至少要等到干完这一单以后”

                 

               [1]处“镶满海螺贝壳的螺旋形楼梯”出自卡尔维诺的《看不见的城市》。

 

评论